可转债上月成交额超万亿 游资过度炒作推高市场热度-外星人入侵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可转债上月成交额超万亿 游资过度炒作推高市场热度           发布时间:2020年04月01日 14:21:49

可转债上月成交额超万亿 游资过度炒作推高市场热度

面对异动,监管重拳出击。20日晚间,沪深交易所点名关注转债市场。上交所将可转债交易情况纳入重点监控,对影响市场正常交易秩序、误导投资者交易决策的异常交易行为及时实施自律监管。深交所也表示对近期涨跌幅和换手率异常的新天转债、横河转债、模塑转债持续进行重点监控,并及时采取监管措施。

数据显示,3月份公募可转债总成交额超过1万亿元,日均成交额超过470亿元。可转债打新热情进一步上涨,中签率走低。二级市场方面,围绕可转债的T+0等交易制度也衍生出套利、对冲等多种投资策略。尤其是3月10至20日期间,资金大规模涌入让可转债市场变得火热,动辄涨逾50%,换手率超过100%的个债表现屡见不鲜。

转债的高估值是较低利率水平的映射

邓欣雨表示,需求方面固收类投资者对可转债的关注越来越多,考虑到纯债市场收益率已偏低,未来纯债回报空间可能难完全达到投资者收益诉求,向可转债市场要收益或是趋势。

上演过山车行情遭监管介入可转债是债券持有人可按照约定的价格将债券转换成公司的普通股票的债券,如果债券持有人不想转换,则可以继续持有债券,直到偿还期满时收取本金和利息,或者在流通市场出售变现。如果持有人看好发债公司股票增值潜力,在宽限期之后可以行使转换权,按照预定转换价格将债券转换成为股票。

多名参与跟炒的投资者表示,自己的资金一天内就会出现腰斩或翻倍的现象,十分“惊心动魄”。

业内人士认为,监管的重拳出击,并非是为了打击可转债,而是为了警告炒作的游资,维护可转债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有利于保障投资者的利益。撇开近期的非正常表现,可转债本身其实是一种进可攻退可守、尤其适合震荡市的可投资资产。

然而,在全球资产普跌的情况下,可转债却成了市面上被热炒的产品。3月11日,“网红”再升转债再度在一天之内先后触发临停和熔断,在收盘前恢复交易的3分钟里下跌23.75%,涨幅从30.02%缩窄至6.27%。同样大起大落还有多支转债,如3月20日泰晶转债的跌幅超过3成,通光转债和新天转债的跌超2成。有11只转债的涨幅超过10%,其中凯发转债上涨62.88%,英联转债和万顺转债的涨幅则超过20%。

中信建投认为,若被炒作的转债出现与价值背离,意味着该转债在未来很长时间内都丧失弹性,估值高企带来压力。由于监管介入关注,此类现象不可持续。

华泰证券指出,大市疲态下出现个券狂欢,根源是转债特有的“T+0”和无涨跌幅交易机制被恶意利用,被爆炒的品种大多具备规模小、题材强势等特征。游资等机构通过拉升正股从而撬动转债,近期甚至直接忽视正股炒转债。

3月23日,在经历多日“爆炒”后,转债市场终于降温。当日可转债普遍收跌,换手率也明显下降。此前高涨幅转债也大幅回落,甚至被游资抛售。

可转债上月成交额超万亿 游资过度炒作推高市场热度

纯达基金介绍,相较于利率债和信用债这两类传统的债券投资品种,可转债表现出色,因其兼顾股债性质的品种,又具有很强时点性的品种。在市场情绪清淡时,可转债的机会比较明显。比如,2013年、2018年底都是近几年好的买入点。但随着往往随着市场情绪的上升,可转债会大幅偏离掉债的一面,这时候表现就和股票差不多。

原标题:可转债上月成交额超万亿 游资过度炒作推高市场热度

统计2003年至今回报情况发现,中证转债及可交债指数复合年化收益率为8.19%,相比之下,中债总财富指数年化收益率为3.83%,上证综指年化收益率为4.47%,沪深300指数为7.62%。今年1月1日到3月30日,上证综指与沪深300指数下跌9.93%、10.31%,而中证转债指数和中证转债及可交换债指数则分别上涨0.07%、0.13%。

因为稳健的历史表现,可转债一度被称为“最适合散户的投资品种”,但这一情况似乎正在改变。分析人士认为,近期转债市场过热的主要原因是游资的过度炒作,投资者应注意风险避让,但从长期来看,考虑到纯债市场收益率已偏低,未来纯债回报空间可能难完全达到投资者收益诉求,向可转债市场要收益或是趋势。

博时可转债ETF及博时转债增强基金经理邓欣雨表示,可转债融合了股票和债券特性,优化了风险收益特征,从交易和配置角度看都值得重视。显然从长期角度看,可转债市场的年化回报明显高于纯债市场,也明显好于上证综指和沪深300指数。

对于可转债的投资方向,复熙资产表示,可转债配置最好的时期已经过去,未来取得收益需要精耕细作。从纵向比较来看,目前可转债估值无疑处于历史较高的阶段。但从横向比较来看,考虑到目前债券收益率的快速下行,转债的定价又具有一定的合理性。简而言之,目前转债的高估值不过是较低利率水平在转债市场的映射而已。